然後呢。

那個世界裡的街道上,
誰的血誰的淚誰倒在凹陷的煉獄裡長眠的悲傷誰困在狹門裡痛苦的低吟,
都不是、
不存在的、
夢。
-
|因與聿案簿錄|特殊傳說|
|黑子的籃球|大英雄天團|




他們的,日常。



 「你怎麼又泡澡泡到睡著了。」被熟悉的聲音從睡夢中拉了出來,猛地張開眼,視線還很矇矓,原本溫熱的水因為時間而冷卻了下來,低於體溫的冰涼讓他的身體微微顫抖著,下一秒就被寬厚的大手拉離了水中。

 

「講過幾次這樣會感冒,到底有沒有在聽啊?」用大毛巾將偏涼的身體包了起來,稍微擦拭了一下就抱起他,走出熱氣早已散去的浴室。那個人在房間將他放下,確定暖氣已經開一段時間不用擔心太冷後,才拉下毛巾仔細的擦乾他的身體,口中還唸著一大串的責備和擔憂。

 

「看吧,身體都變這麼冷了,如果我今天沒有提早回來你不是肯定感冒?」拍拍他的手臂示意他把手舉高,那個人熟練的動作和溫暖的手讓他感到無比安心,就算現在又睡著也……

 

「不准睡──」正在幫他擦拭的人捏了一下他的右頰,又將他從半夢半醒的狀態拉回到稍微清醒,不滿的皺起眉,又垂下沉重的眼眸打算真的睡著,卻在此刻被迫穿上衣服。

 

「手給我。」知道他正處在意識不清的情況,那個人簡短的指示,他依言伸出手,讓那人順利將衣服套進手臂,也用同樣的方法穿好了短褲,在一切都完成後,那人敲了敲他的頭。茫茫然的他像是知道事情完成了,終於閉上眼,將頭靠在那人的胸膛,安心的吐了一口氣。

 

「想睡……」飽含了濃重睡意的話語模模糊糊的傳出,那人用手順了順還帶著濕意的髮絲,拉著他的手在鏡子前坐下,插好吹風機後開始穿乾那儼然已經打起瞌睡的頭顱,不時還得費力把往下垂的頭扶正。幸好黑髮並不長,沒有到讓人不耐煩的程度。最後那個人關上了吹風機,將被吹亂的髮絲梳回原位。直到那個人放下了梳子,他才放鬆的往後倒,毫無顧忌的將所有力量倚靠在那個人身上。

 

「睡覺──」就像做完作業的孩子向大人要獎勵似的,他撒嬌般蹭了蹭那個人,後者輕嘆,妥協的抱起他往床的方向走去。他滿足的笑了開來,環住那個人的脖子,嗅著頸間的熟悉味道,那個人看著他像貓一樣的動作,輕笑,用下巴摩了摩他的頭頂。

 

「想睡就來床上睡,不然下一次真的會感冒。」將他放在床上,拉過棉被蓋住脖子以下。那個人安置好他以後轉身要走出房門時,他伸手抓住了那個人的衣角。

 

「一起……」「嗯?」他的視線往上看著那個人的臉,那個人疑惑的回望。

 

「睡覺……一起。」「嘎?」有些驚訝的眨眨眼,那個人隨即一臉苦惱,瞟了一眼桌上一大疊的資料,著實的陷入了兩難。他又扯了扯衣角,深深看進那個人的眼瞳。

不到五秒,敵方陣營宣告投降。

 

「好好好,你先放我去洗澡行不行?」無奈。他得逞的揚起笑容,放開手中的衣角。那個人從衣櫃中拿出幾件衣服,走進浴室裡。他閉眼聽著水龍頭的水聲,悠閒的打了個呵欠,靜靜的等待。

 

無比平靜的生活,即使一成不變,卻仍舊感到幸福。

永遠不會厭倦的幸福。

希望永遠不會改變的平凡日子。

 

快睡著的他被開門聲拉回現實,那個人正揉著亂翹的頭髮,打開吹風機稍微吹乾,想用手壓平頭髮卻徒勞無功,像是早知道沒用似的放下手,拔出吹風機的插頭放好後,終於走向床邊。

 

「我要進去了,過去一點。」拉起棉被,那個人在他往後移動後鑽進被子裡,直到手腳都進到棉被裡後,他與那個人對視著。

 

「你可以乖乖睡覺了吧。」有些苦笑的看著他,那個人撥了撥他的瀏海。他點點頭,往前枕著那個人伸出的手臂,安心的閉上眼。

 

「晚安……」「晚安。」用另一隻手環抱住他的肩膀,那個人的下巴抵住了他的頭頂,閉上眼。

 

夜,悄悄降臨。

 

                                                                                                     Fin.2012


评论

© 然後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