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呢。

那個世界裡的街道上,
誰的血誰的淚誰倒在凹陷的煉獄裡長眠的悲傷誰困在狹門裡痛苦的低吟,
都不是、
不存在的、
夢。
-
|因與聿案簿錄|特殊傳說|
|黑子的籃球|大英雄天團|

SO-far

So-Far

 

  這一天終究還是來臨了。

  他看著那個人穿著白色燕尾服的高佻背影,凝視了許久,最後終於收回目光。站在伴郎位置的他第無數次深呼吸,將彷彿要燃燒般灼熱的眼框用力閉上,試著假裝不知道只要再晚一秒即將湧出的情感就會湧出染得視線矇矓。

  今天的那個人很快樂。

  他抿著嘴決定不再胡思亂想。若是過去的他不該會如此激動,然而現在,他不得不承認自己幾乎無法保持理性。

  來不及了,那個人在今天過後將屬於別人。

  但只要那個人快樂,他不在乎這一生的失去。

 

  他曾想過要說出來,那句被自己視為禁忌的話語。那天的天空很藍,也因此他決定說出這積累多年的情感,卻在開口之前被他的笑顏堵住了喉。

  「我要結婚了。」

  他不知道當時自己是用怎麼樣的表情面對那個人,一片空白的思緒與心一起碎成無數片,只差一點、差一點他就毀掉了那個人的半生。卻又再次為了哽在胸口不斷膨脹的情感痛得無法自己。

  真的只要那個人快樂就夠了嗎?

  他被不知來由的問句嚇得全身顫抖,但他更害怕看到那個人用嫌惡的眼神看著自己,一臉困擾的表情。

 

  「恭喜。」他勾起笑靨,完美的令人動容。他花了一整個晚上練習這兩個字和展開笑顏,或許他該為到了這一刻還鎮定的自己鼓掌,心卻苦到沒了味道。那個人的笑容更加燦爛,拍了拍他的頭。

  似乎什麼都沒有改變,卻又什麼都變了。

  那個人的一切從來不曾屬於過他。

 

  啊……還不行。現在還不可以哭出來。

 

  他看著那個人轉身,讓她挽著手一步一步的走遠。

  「哥。」他喚住了那個人,後者轉頭疑惑的看著他。狂瀾般的心緒在這一刻全湧上胸口,微張著嘴,他幾乎要脫口而出。最後他垂首,再次抬起頭時已換上了笑顏。

  「祝你幸福。」

  任由那個人的背影暈開成一片,落在腳邊。

  直到他最重要的存在消失在視線中。


Fin.2011

评论

© 然後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