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呢。

那個世界裡的街道上,
誰的血誰的淚誰倒在凹陷的煉獄裡長眠的悲傷誰困在狹門裡痛苦的低吟,
都不是、
不存在的、
夢。
-
|因與聿案簿錄|特殊傳說|
|黑子的籃球|大英雄天團|

【因聿】自我傷害

× 因與聿同人

× 虞因x少荻聿

× OOC絕對有




  他將手伸入口袋中,拿出帶著自身體溫的美工刀,在能夠被衣服遮住的手臂上,劃下。

  一刀、二刀、三刀……

  默然的看著鮮紅滑落,像個沒有知覺的人偶,重覆著同樣的動作。艷紅的液體在檯燈照射下顯得格外刺眼,他卻只是加大了力道,一次又一次的,藉由痛楚來平息自己鼓譟的怒氣與兇殘。

 

 自我傷害

 

  「叩叩!」猛然睜開眼,他還有些迷茫的看著純白天花板,想著自己在哪裡。

  「聿,你起床了嗎?」無比熟悉的聲音傳入耳中,他一瞬間清醒了起來,拉開棉被將掉出來的美工刀放進口袋裡,接著快步走到門邊打開門。

  門後,預料中的人一手搔著後腦,一手跟自己打著招呼。

  「早安。」來叫他起床的人爽朗的道了聲早,看身上的服裝似乎已經準備好要出門了。他疑惑的看著他的哥哥,最後將眼神拉回那張臉上。

  「……早…」猶豫了一會兒,他還是張開口,用因為剛起床還有些乾澀的聲音道出了個單音。

  看虞因那個表情,彷彿說著「想出房門就給我說話」的樣子,不得已他只好妥協。

  虞因滿意的揚起笑容,伸出手揉亂了他的黑髮,來不及閃躲的他無奈的將頭髮撥回原位。

 

  「我等等要出門了,你今天要去圖書館嗎?」一手按著搖控器,虞因看了一眼已經梳洗完畢正在吃早餐的自家弟弟。後者搖搖頭,指了指沙發上整疊的書,似乎是剛借回來的,每一本的厚度都讓虞因不敢恭維。

  「不過,難得你今天這麼晚起,有不舒服嗎?」平常小聿是除了大爸外,最早起床的。雖然不像大爸一樣五、六點就醒了,但至少自己醒來時,他就已經在客廳看晨間新聞了。今天他卻到了十點都還沒醒。還是自己去叫他起床的。

  當小聿正要拿出手機輸入文字時,虞因已經走到他的身邊,伸出手覆上了他的額。

  他張開口,像是想要說些什麼似的,但最後還是將話語吞回肚子裡。

  「也沒有發燒。昨晚太晚睡了嗎?」收回手,虞因皺眉看著他用手機輸入文字的動作,礙於手邊沒有布丁能當威脅籌碼,縱使不滿還是任他緊閉雙唇。

  如果這顆蚌殼真的不開口,事情就很麻煩了。


  沒事。

  手機上只有簡短的兩個字,虞因還是有些懷疑的看著他不常見的紫色眼眸。

  「真的?」有點擔心這個弟弟有事卻沒有說,畢竟他有亂來的前科。想上次他還撐到了自己晚上回來發現他倒在沙發上全身發冷後,才甘願被架去醫院。

  他認真的看著虞因,點點頭。

  「好吧,有事就打給我。」拿起背包,虞因走到家門邊,小聿拉了拉他的衣角,將手機的畫面朝向他。

  去哪裡?

  今天是假日,虞因也沒有打工,大概是跟朋友出去打球還是逛街之類的,但小聿還是想知道他的行蹤。

  「跟阿方他們去打球,要來嗎?」虞因也只是問一問,畢竟比起出門,小聿似乎更喜歡在家裡啃書。這也是為什麼,虞因看見小聿點頭後會那麼驚訝的緣故。

  「咦?你要去?」沒想到會得到這樣的答覆,虞因又再一次做了確認。小聿的紫眸中流露出埋怨的意味,他再次點點頭。有需要那麼驚訝嗎?

  「呃、沒什麼,那就走吧。」發現自己的舉動好像真的有點誇張,虞因搔搔頭,急忙拉開門,走了出去。

  「我在樓下等你。」丟下這句話,虞因關上門,小聿嘆了一口氣。

 

  「唰!」「好球!」穿著輕便的虞因以流暢的動作在三分線附近出手,一個結實的空心球精準的落入籃框中,他伸手與好友擊掌,走到籃球架下,拿起寶特瓶就猛灌,毫不在意從嘴角的空隙滑下的水滴。原本埋首書中的小聿皺起眉,拉開背包將毛巾遞到他面前,他微愣的接過。

  「啊,謝啦。」虞因抹掉脖子上的汗水,一邊打量著在大太陽底下仍穿著長袖連帽上衣的少年,終於看不下去的開口。

  「小聿,你不熱嗎?」全身冒著熱氣的虞因用難受的眼神看著自家弟弟,呢喃著「光看就覺得熱」之類的話。小聿搖搖頭當做回應,一雙紫眸依舊盯著手中的書本,連一秒都絲毫不肯移開。虞因正要開口埋怨時,身後傳來了叫喚聲。

  「阿因,叫你弟來打球好了?」阿方一邊運球,一邊半開玩笑的提議。虞因將視線滑過小聿瘦弱的手臂和因為不常出門而太過白皙的皮膚,正要轉頭拒絕,卻被拉住了衣角。

  「好……」久久才能聽到一次的微弱聲音,卻清楚的傳入離小聿不算近的虞因耳中。他為了聽到這難得的聲音可花了不少功夫。

  「小聿?」不會在太陽底下太久,中暑了吧?

  虞因皺眉看著早上開始就很不對勁的小聿,不禁感到事情有些怪異,但他的臉色卻又太平靜了點。直到小聿將書籤夾進書本闔上,起身踏入球場後,正在想著小聿異狀的虞因才回過神來。

  「喂!小聿!」不怎麼放心的虞因出聲叫喚,小聿卻沒有停下腳步。伸手從一臉疑惑的阿方手中接過球,在幾雙驚愕和好奇的目光下,射籃。

  「唰!」完美的空心球絲毫沒有阻礙的落進籃框,掉在籃球架下,虞因驚訝的眼神前。小聿從容的走向虞因,低身撿起球,將球遞到他的面前。

  等到虞因回過神時,看到的是小聿即使事情已終結多日仍鮮少露出的淡淡微笑,於是他也跟著揚起笑容。

  「敢跟你哥下戰帖……好好覺悟吧!」

 

  「喀啦!」一線黃昏色的陽光灑進了敞開的大門內,兩個溼透的疲憊身影踏著沉重的步伐走進家門。即使全身無力,小聿還是快步打開了燈,最後才回到玄關,伸手想接過虞因背上的背包。

  「沒關係,你先去換衣服,包包我自己拿就好。」拍拍他的黑色頭顱,虞因脫下鞋子,走進客廳。

  小聿站在原地,看著自己伸出的手。因為伸展而露出的白皙手腕上,有數條細細的創痕。他咬咬下唇,將袖口拉回原位,遮住了不願直視的痛楚。

 

  這是唯一一件不想讓他知道的事。

 

  「嗶嗶嗶──嗶嗶嗶──」剛換上乾衣服的虞因過了良久才發現那是自己手機的鈴聲,心中暗罵某個女性友人心血來潮的無聊舉動。翻開手機,點開簡訊,寄件人是自家大爸。似乎是交代今天兩人都加班不會回家,要自己不要亂跑之類的內容。思考了一下,決定今天就帶另一個人出門吃點心屋吃到飽。輕笑了一下,他迫不及待的想看到那個人開心的笑靨──即使依舊淺淡到幾乎讓人無法察覺。

  比起點心屋,更期待弟弟笑容的傻哥哥走上了樓梯,忘了敲門就直接拉開門。

  悲劇就這樣發生了。

  門後的人脫到一半的衣服還在剛好高舉的手臂上,遮住了手肘以下到手掌的部份,而門外的人看到的正好是他幾乎等於只穿著長褲的景象。

  兩人同時愣住。小聿忘了轉身,虞因也只記得驚訝,直到相視了接近十秒後,他們同時回過神,接著困窘的移開視線。

  「門……」為什麼沒有敲門?

  有些埋怨的語氣讓虞因瞬間了解了他想說的,有些不服的面向他。

  「誰叫你自己不鎖門……」不知道視線要擺哪裡的虞因終於在小聿穿上衣服前能夠正視他。

 

  那是什麼?

 

  在長袖上衣全數遮蔽住他的手臂前,虞因看到了令他無法置信的東西,他瞬間將偶然間聽到的兩個爸爸的話語與自己所看到的聯想在一起,左胸口跳了一下,接著很狠的絞痛起來。

  「小聿,你手臂上的那些是什麼?」小聿剎那間停下了動作,紫色眼眸睜大了一瞬,隨即恢復平靜。他用微困惑的眼神詢問著虞因,但將他的一切反應列入眼簾的虞因絲毫不被他的眼瞳所矇騙,反而湧起了一股複雜的怒氣。

  「我問你這個是什麼!」猛然向前拉住他的手腕,將長袖衣袖拉至肩膀,無數條傷痕頓時無所遁形,在清晰的燈光下暴露在虞因眼前。

  沒想到竟如此嚴重的虞因倒抽了一口氣,不自覺握緊了在自己手中的纖細手腕,小聿吃痛的悶哼一聲,露出了難受的表情。直到虞因驚覺後放開,他的腕上已經出現了一圈明顯的紅痕。

  刺眼的淡紅再度刺痛了虞因的胸口,連忙想要道歉的他抬起頭,卻撞進了雙冷漠又疏離的眼眸中,腦中頓時一片空白,就像被凍結般無法思考。

 

  即使是一年後的現在,我也從不曾了解過你,就像你從未曾信任過我一樣。

  朝夕相處的我們,終究只是從未熟識的陌生人罷了。

 

  瀕臨爆發的情感剎那間冷卻了下來,虞因縮回手,轉頭迴避了他的注視,沉默的走出房門。

  直到關上的前一刻都沒有回頭,單調的金屬摩擦聲回盪在房內,留下面無表情、內心卻萬分複雜的小聿,在門關上後終於無力的跌坐在床上。

  怎麼也沒想到他會在這種情況下發現,甚至打算瞞著他一輩子,但自己終究還是傷到了他。

  滔天的情緒在這一刻全湧了上來,就像要將自己淹沒似的,小聿現在才知道原來自己其實也會有如此激動的時候。

  他知道自己很想哭,但眼框卻很乾。

 

  原來我連哭的權利都沒有了……

 

  「喀啦!」原本以為不會再打開的門猛然開啟,那個重要的人手提著醫藥箱走了進來,停在小聿面前,伸出了手。

  「手給我。」明顯還在生氣的話語帶著強硬,小聿愣愣的伸出手,覆在他溫暖的手掌上。虞因放下醫藥箱,拿出了棉花棒和優碘,將滑下的衣袖捲到肩膀,確定不會滑下來之後,開始從上而下,輕柔的在未癒合的傷口上塗上藥、貼上OK繃,眼神專注又小心。小聿凝視著他的臉龐,抿抿嘴硬是將快哭的表情收了回去。幾分鐘前心中的混亂在他打開門時徹底得到了安撫,只剩下某種未知的情感。

  「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我只知道你不信任我們。」自嘲的語氣帶著他不常有的悲傷,那樣的聲音是如此的絕望,讓小聿的心湖再度圈起了陣陣漣漪。

 

  不對!不是這樣的!我沒有不信任你們,我只是……

 

  「不說話也沒關係,以後我也不會再逼你說話了。

  「剛才我才知道原來你從來沒有信任過我,甚至寧願傷害自己也不想跟我們說。

  我這個哥哥原來那麼沒用,連自己的弟弟都不願意依賴我。

  原本我認為只要有心,就算沒有血緣關係也沒關係。

  但是現在想想好像還是太勉強了。

  就算是第一次見面的方苡薰,也只用幾分鐘就達到了我跟你相處一個月的熟悉程度。

  這證明了只有『真正的家人』才能讓你感到安心。

  原來一直以來我所做的,只是在強迫你接受我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哥哥。

  對不起,一直讓你生活的這麼不安穩、一直沒發現原來你這麼不安。

  無法給你真正想要的歸屬感、對不起。

  「如果你想跟他們在一起也沒關係,不需要強迫自己忍耐,我們會安排的。

  畢竟,他們才是你『真正的家人』……」

 

  「啪──」突然,一珠水滴落在小聿放在腿上的手背上,已經替右手上好藥卻無法面對他的虞因驚愕的抬起頭,就在同一刻,又一顆晶瑩的淚珠滑落了小聿的紫眸。

  「小聿?」沒有想到他會是這種反應,虞因整個人愣住了,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仔細聆聽,他張開的嘴好像正說著什麼……

  「……我沒有……我只是、只是不想讓你們擔心,我沒有不信任你們、我沒有不信任、你……」我沒有勉強、不是這樣的!你們給我的太多了、多到我不知道該怎麼回報才好,你沒有強迫我、我過的很好、我沒有不安,我想要的你早就已經給我了,不要道歉、你沒有錯、只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我一直都說不出口、我討厭這樣的自己、明明有些事情一定要說,卻怎麼樣都說不出口、不要再說了、拜託你……不要再丟下我一個人……我已經……

  「小聿!」虞因雙手抓住小聿的雙肩,用力搖了一下,小聿猛然從已經亂成一團的情緒中回到現實,茫然的看著就在咫尺的熟悉臉龐,似乎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

  「已經夠了!我已經知道你想說什麼了。」虞因用袖子抹掉不知何時已經佈滿小聿臉上的淚水,皺眉看著哭到紅通通的鼻子。

 

  原來我們,是這麼的不了解對方。

 

  「小聿,我問你,你真的把我當做家人嗎?」認真的看著那雙紅了一圈的紫瞳,虞因問出了一直以來都無法說出口的問題。小聿鄭重的點點頭。

  「嗯……」得到了保證,虞因鬆了一口氣,整個人放鬆了下來。

  「那麼,既然是家人,就不需要什麼回報。」伸手揉了揉弟弟的頭,虞因有些好笑的看著他驚愕的表情,覺得他的擔心根本不算是擔心。

 

  所謂的家人就是這麼簡單。

 

  突然覺得自己也有點太衝動了,虞因有些難為情的搔搔頭,視線滑過了小聿的手臂,才想起他們如此激動的原因。

  「小聿。」難得擺出哥哥的姿態,虞因單腳著地蹲下與坐在床上的弟弟對視著。

  「唔?」小聿疑惑的看著他,伸手想揉一揉自己快腫成核桃的眼袋。

  「以後不准再拿美工刀割自己。」虞因一邊抓住小聿準備戕害眼睛的手,一邊伸出手指,嚴肅的囑咐著,小聿有點困擾的垂下眼。

  似乎認為他的反應代表拒絕,虞因有些慌了。

  「快點,答應我你不會再傷害自己。」急切的抓住小聿的雙肩,他卻始終沒有直視他。

  「不然我以後每天都帶你去吃布丁、一個禮拜至少吃一次點心屋,如果便當裡有苦瓜我也全部幫你吃掉,這樣可以嗎?」真的很像在騙小孩,可是虞因現在管不了這麼多了,他需要的是小聿的承諾。無奈小聿還是不為所動,直直的看著地板。

  「你想傷害自己的時候就來咬我,不限時間、不限地點,我隨便給你咬,這樣行了吧?」感覺好像自己是讓小聿磨牙用的,不過虞因對這些不是很在意,反正總比給二爸操體能好。

  這句話的效果不錯,小聿抬起頭來,一張臉好像閃著光。

  你就這麼想咬你哥嗎喂!

  在腦中吶喊兼悲嘆,不過虞因沒有後悔。

  「那就這樣說定了?」

  「嗯。」                                         Fin.2010

评论(1)
热度(35)

© 然後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