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呢。

那個世界裡的街道上,
誰的血誰的淚誰倒在凹陷的煉獄裡長眠的悲傷誰困在狹門裡痛苦的低吟,
都不是、
不存在的、
夢。
-
|因與聿案簿錄|特殊傳說|
|黑子的籃球|大英雄天團|

【BH6/BHS】濱田兄弟小段子

[BH6]濱田兄弟小段子

  「喀!」的一聲,Tadashi打開門,房裡的木質地板被從門縫透進來的燈光鋪出了一條走道似的暖黃,在他關上門後又恢復了一片黑暗。只有窗簾不時被屋外的閃電照亮,玻璃在一陣一陣轟隆轟隆的落雷下「叩叩叩」的顫動,同時跟著顫抖的還有他們的小床。
  他把將自己裹在棉被裡的弟弟從床底下拉出來時,正好一道刺眼的閃電照亮床前,幼小的弟弟猛地縮成一團,再也不願意移動半分,他只好連著單薄的夏日涼被一起將孩子擁在懷裡,讓哭得滿臉都是淚水、卻還是咬著牙不敢出聲的弟弟緊緊地抓著自己的上衣。

  Hiro?
  他輕輕的叫喚孩子的名字、一次又一次,不斷的說著:別怕、我在這裡,別怕。
  I’m here.
  他安撫的輕揉被蓋在被子裡的頭一下一下拍著孩子的背,偶爾有幾聲嗚咽從裡面傳出來的時候,他就會將小小的身體抱得更緊。
  直到天亮時暴雨才終於止息,窗外只剩屋簷的雨水落在窗框上的細微聲響。他睜開不知何時閉上的眼,發現弟弟在自己身上睡著了,平穩的呼吸時不時夾雜吸鼻子的聲音。這時候他才將被扯得凌亂的棉被拉開,裡頭是一張哭得狼狽的小臉,一雙眼腫得像核桃似的。
  還是孩子的他將比自己更小的弟弟抱了起來,放在柔軟的床舖上,捏捏弟弟白皙、幾近蒼白的臉頰,接著印上輕輕的吻。
  在弟弟都還沒出生的小時候,爸爸和媽媽也是這麼對自己的,但是在弟弟出生之後沒多久,他們就變得非常忙碌,連給自己的孩子們一個晚安吻的時間都不再有了。

  那就由我來做吧。他又低頭親了弟弟的臉龐。
  不管是照顧自己還是照顧弟弟,都由他來做吧。

  在父母忌日滿一周年的晚上,下著與喪禮那天一樣的大雷雨。

评论
热度(29)

© 然後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