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呢。

那個世界裡的街道上,
誰的血誰的淚誰倒在凹陷的煉獄裡長眠的悲傷誰困在狹門裡痛苦的低吟,
都不是、
不存在的、
夢。
-
|因與聿案簿錄|特殊傳說|
|黑子的籃球|大英雄天團|

【因與聿】可以抱抱嗎?

× 因與聿同人

× 無CP/微夏聿

× OOC絕對有



少荻聿

 

  他最先看見的是一雙腳。

 

虞夏

 

  「我沒事。」擁有與自己相似面容的哥哥用幾十年來都毫無改變的笑稍嫌強硬的將自己原本要說出的話語壓下,靜默倏忽蔓延了開來,小小的呼吸聲在靜謐的病房中格外明顯,沉沉睡著的五歲男孩皺起了眉,作惡夢似的開始夢囈。將視線從他的身上轉回兒子的睡顏,虞佟憔悴的臉孔讓他終於閉上眼,轉身拉開門,不再試著說服任何事情。

  走在只偶爾有零星腳步聲的走廊上,醫院濃厚的消毒水味因為安靜感覺更加刺鼻,虞夏停下腳步,想著關於嫂子的後事處理、酒後駕車的官司、最近幾件案子要暫時交接給其他人…...,但這些繁雜的事情都不是堅毅強韌的他嘆氣的主因。

  雙胞胎哥哥的龐大哀殤仍然沒有被那抹溫柔的笑容掩飾,親情與血緣讓他能夠感受來自血親的痛苦與難以承受的失去。

  想著前陣子才去兄長家拜訪,柔和的氣氛是如此的熟悉,卻在一瞬間成了過往。

  「呼……」用力的將肺中的空氣全吐了出來,他繼續踏出腳步,耳中卻突然聽到了從不遠處而來的救護車聲響。

  「嘖!」他在心中將不知為何湧起恐懼的自己狠狠的鄙視了一下,卻又阻止不了往聲音來源走去的步伐。

 

少荻聿

 

  滴──……

  睜開眼,液體滑落的聲音在耳邊迴盪著,身處不到八坪的浴室,黑暗中應該感覺的恐懼已然麻木。他站起身,將耳朵貼在門上,右手習慣性的握住門把,消極的轉了一下。

  「喀。」他驚恐的睜大眼,門被自己輕而已舉的推開,彷彿理所當然一般,卻讓他嚇得顫抖。

  怎麼會……?

  戰戰兢兢的踏出浴室,許久不見的房間十分凌亂,他小心翼翼的繞過地板上的物品,輕輕拉開房門,停頓了一下,閉上眼。

  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虞夏

 

  救護車刺耳的樂聲越來越近,他在玻璃自動門旁停了下來,看著擔架極速掠過自己身旁,皺起眉,瞥到了因腹部大量出血而染紅的被單,鐵鏽味瞬間取代了消毒水的氣味,胃部湧起了不適的感覺。

  他是永遠無法習慣的,對於已聞了多年的血腥味以及,人們痛苦的神情和逐漸消逝的生命。

  望著急救人員們奔跑的背影,直到一個轉彎後消失在視線中,他轉回頭,意外的看到救護車的門並沒有關上。

 

少荻聿

 

  踏出房門時,空氣的冰冷讓他顫抖了一下,一樣的黑暗向走廊的盡頭延伸,他緩緩的往前移動腳步,繃緊了全身的神經。

  「呃、啊。」突然傳入耳中的細微聲響讓他幾乎跳了起來,短暫的人聲被截斷似的不再有動靜,他死命的讓突然加速的心跳聲回復規律,卻徒勞無功。

  「唔……」咬緊下唇將尖叫聲壓回喉中,因為用力而出血的痛楚讓他終於稍微平靜了下來。循著聲音的來源,他最後在主臥室停下腳步,伸出佈滿冷汗的手搭上門把,眼框的熱度讓他將近無法思考,淚水混著恐懼滑到了嘴角。

  不可以、不要打開它、快回到原來的地方去……

  但是終究……

  「喀──」開門聲劃破了寧靜,視線拓展了開來。

 

  他最先看見的是一雙腳,纖細的腳上有無數條血滑落,接著是被緋紅染黑的上衣,最後……

  

  母親伸長到極限的舌頭和紫紅色的臉成了他一生的夢魘。

 

虞夏

 

  車裡的地板,已滴落的鮮紅成了血泊。那個男孩靜靜的坐著,人偶似的一動也不動。

 

少荻聿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還能夠用電話撥打119,那幅景象充斥著腦海,不知何時連淚水都乾了,只剩下不斷滴落的血滴聲。

 

  滴──……

 

虞夏

 

  「喂。」站在車邊,他絲毫沒有踏上車裡的意願,只是看著男孩,用讓人聽的見的音量喊了一聲,接著他看到那個男孩抬起頭。

 

少荻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腦中不斷吶喊著恐懼,他盯著血泊中自己的倒影,看到的卻是母親慘不忍睹的臉,連呼吸的意願都不再有了。

  好可怕、好可怕……

 

  「喂。」

  一個聲音劃破了他的黑暗,他愣愣的抬起頭,往後車門的方向看去,一個穿著警服的男人站在那裡,背光讓他看不清楚他的臉龐。

 

虞夏

 

  搞什麼啊……

  男孩的臉因為營養不良而憔悴不已,紅了一圈的眼框讓他的胸口揪緊了一下。

  「過來!」音量突然放大,他幾乎是用喊的說出這兩個字。

 

少荻聿

 

  誰?

  他努力將開始渙散的視線集中在那個人的臉上,現在的他已經快要無法思考。

  「過來!」突然變大的聲音讓他稍微清醒,愣了一下,似乎在解讀這兩個字的涵義。幾秒後,他慢慢的往那個人靠近。

  好像很痛的樣子,那個人的表情。

 

  突然的,心中湧起了許久不見的渴望,幾年來連想都不敢想的渴望。

  「吶……」

 

虞夏

 

  那孩子有點愣住了,卻還是乖乖的往自己身邊移動。他鬆了一口氣,男孩的臉色彷彿下一秒就會昏倒似的。

  「吶……」到達他的手可碰觸的距離,微弱的聲音讓他驚嚇了一下。

 

  「可以抱抱嗎?」

 

少荻聿

 

  「可以抱抱嗎?」說完後,連自己都不可置信的張大嘴,唇瓣緊張的顫抖著,淚水又開始凝聚,他為了忍住眼淚而扭曲了表情。

 

虞夏

 

  他愣了一下,那孩子的紫色眼眸讓他有些驚訝,但實際攪亂他心緒的是那個炫然欲泣的臉龐和微微顫抖的小小身驅。

  於是他敞開雙手。

  

少荻聿

 

  看到那個人敞開雙手,他猛然忘了忍淚,一放鬆,淚珠就從眼角滑落。

  接著毫不猶豫的撲向那個人的懷中。

 

虞夏

 

  有些猛烈的衝力讓他有些踉蹌,但他很快的穩住平衡,環抱住孩子的肩膀,輕拍著因為開始抽泣而顫抖的背。

  「唔、嗚嗚……」

  感覺到男孩將身體放鬆,毫無猶豫的將自己靠在他身上,接著用盡全身的力量大哭著。

  他輕笑,將男孩抱起,往醫院內走去。

                                                                                                                Fin.2012

 


评论
热度(1)

© 然後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