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呢。

那個世界裡的街道上,
誰的血誰的淚誰倒在凹陷的煉獄裡長眠的悲傷誰困在狹門裡痛苦的低吟,
都不是、
不存在的、
夢。
-
|因與聿案簿錄|特殊傳說|
|黑子的籃球|大英雄天團|

【因與聿】Catastrophe

Catastrophe


× 因與聿同人

× 虞因x少荻聿

× OOC絕對有 慎入

 


  是不是只要那時候我沒有抓住那隻手,你就不會遭遇到這樣的事?

  是不是只要那時候我選擇永遠閉上眼,你就能好好過自己的生活?

  如果相遇一開始就是種錯誤,我是否能重新選擇?

 

  「唔……」小聿睜開深邃的紫眸,眨了幾下仍消除不了視線的朦朧,全身發冷無力。他就將厚重的棉被拉緊了一點,卻因為碰到了體溫無法觸及的冰涼而打了個哆嗦。努力抬起頭,終於看清了牆上的時鐘,接近早上十一點的夾角讓小聿皺起眉,閉上眼思考了一下,接著深呼吸。下定決心一股作氣拉開棉被,冬季的寒冷瞬間襲了上來,以迅速的動作坐起身,小聿雙手撐在床邊穩住平衡,卻在右腳要著地的下一秒絆到了半蓋著自己的被子,頓時重心往前傾,認命的閉上眼,小聿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痛楚。

  「碰!」虞家二樓的地板亦是一樓的天花板劇烈的搖晃了一下,正在客廳看著新聞台的悠閒大覺生被突如其來的聲響嚇得整個人跳了起來,心有餘悸的看著頭頂正左右擺動的吊燈,著實被嚇得不輕的虞因過了幾秒才意識到那巨大的撞擊來自於自家弟弟的房間。

  「咚咚咚咚──」正揉著自己額頭的小聿表情因忍痛而有些扭曲,耳邊越來越近的腳步聲卻十分清晰,他想站起身眼前卻又一陣暈眩。

  「小聿!」猛地門被拉開,虞因愣了一下,隨即步到小聿身旁蹲下。

  「原來你也是會跌倒的。」貌似認真的虞因異常嚴肅的吐出這句話,小聿微張開口像是想說什麼,最後還是閉上嘴,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站的起來嗎?」收起故作正經的搞笑心態,虞因扶住小聿的肩膀,另一隻手抓住他的手腕想要將纖細的身子拉起,才剛握住卻馬上皺起眉。

  「怎麼這麼冰?」半責怪半困惑的語氣搭配上那張擔憂的臉,讓小聿不自覺苦惱了起來。虞因將被小聿的腳勾下來的棉被拖下床,把小聿整個人包裹得緊緊的,不顧他一臉古怪的表情使勁抱起單瘦的身子輕放在床上,最後伸手撥開他黑色的瀏海,覆上他的額,「咦」了一聲。

  「……?」回到被窩裡就不自覺想睡的小聿努力睜著眼,疑惑的看著自家哥哥,在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那張臉突然靠近,小聿有點嚇到的僵住,愣愣的看著兄長放大版的臉。

  「小聿,你發燒了。」十分篤定的話語參著擔憂,虞因起身,將蓋到肩膀的被子往上拉到下巴。

  「乖乖躺著,我去拿藥。」挪好舒服的姿勢後,小聿點點頭,順從的不再移動。虞因走出門,確定關好門後,才走下樓。

  聽著規律的腳步聲越來越小,小聿將自己往棉被裡縮了一點,輕輕勾起嘴角。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他們開始相處的像是真正的兄弟。

 

  在朦朧的意識下,小聿閉上眼,混亂的又陷入沉睡。在半睡半醒之間,縈亂的頭腦突然覆上了一片冰涼,他舒坦的放鬆了身體,半張開瞳,眼前是  那個無比熟悉的身影。

  「阿…因……」不自覺,乾澀的喉間硬是擠出了那個人的名,虞因聞聲向他望去,紅潤的臉頰和厚重的外出大衣顯示他剛從室外回來,小聿盯著他的外套當作提問。

  「啊,你醒了啊。那就先吃飯吧。」提起桌上的塑膠袋,從裡面拿出一碗像是稀飯的東西,虞因將蓋子打開,放上湯匙後遞給剛坐起身的小聿,最後坐在床邊。還帶著熱度的稀飯溫暖了小聿冰冷的手,他舒服的用雙手捧住碗,滿足的勾起嘴角。

  「我拿藥的時候看到上面寫不能空腹吃,又想到你還沒吃早餐,所以就跑去轉角那家店買了。」虞因微笑,看著小聿因為怕燙傷而小心翼翼的吃著稀飯,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眨眨眼,接著伸出手覆上黑劉海下的額頭,小聿停下動作,凝視著正在極力衡量自己體溫的人的臉,有些出神。

  「稍微退燒了,但還是不能掉以輕心,等下吃完藥就繼續睡吧。」將手往上移揉揉他的黑色頭顱,虞因用認真的口吻說道,那嚴肅的神情彷彿正在與敵人對決似的,小聿點點頭。

  盯著他吃完藥後,虞因放鬆的吐了一口氣,卻在同時發現自己還沒吃中餐,懊悔的想著剛剛出門時怎麼沒有想到,不過那樣的狀況下也沒辦法。

  「還沒吃……?」注意到了兄長一手撫著肚子一臉苦惱的模樣,小聿才想起時間已經接近正午了,虞因點點頭,稍微思考了一下。

  「還是出去買好了。有想吃什麼嗎?」外賣如果只買一個便當大概也不會送來吧,而且虞因也想順道去買新創刊的建築雜誌。小聿低頭想了一下,再抬起頭時,那雙明亮的紫瞳閃著不知名的光。

  「……布丁。」「……生病不能吃甜的。」大概知道小聿會說什麼的虞因一臉好笑的無奈,小聿的紫眸覆上了失望的陰影,接著在下一秒變成哀怨,加上因為發燒而泛著水光,那威力差點讓笨蛋哥哥把持不住。

  「不行!」用力甩甩頭,虞因為差點被說服的自己捏了一把冷汗,但再次看向那雙眸,效果十足……

  「拜託?」「不行,這樣你的病不會好。」怕自己會敗下陣來,虞因趕緊轉身,不料卻被拉住了衣角。

  「不……」「哥哥……」「唔!」輕扯衣角加上直擊要害的攻擊,虞因轉過頭目瞪口呆的看著一臉期待的小聿,就這樣對視了良久,被猛烈衝擊的虞因終於無奈的嘆氣,宣布投降。

  「只能吃一個喔。」不甘心的揉亂小聿的頭髮,虞因勾起嘴角的無奈,苦笑看著自己弟弟得逞的淡淡微笑。

  是是是,我就是被小聿吃得死死的,這樣可以了吧?虞因在小中嘀咕,沒來由的埋怨著某個一針見血的女姓友人,再次深深的嘆息。

  「海邊的……」「嗯?」從碎碎唸中回到現實,虞因反問,這才發現那張因為發燒而微紅的臉興奮得像在發光。

  「海邊的那家?」「嗯!」還挑!雖然之前有答應要選一個週末去吃,但是現在也太……話說那家布丁店沒事蓋在海邊幹麻?害他們找不到時間去,真是……

  已經不自覺開始怪罪無辜的布丁店,虞因下意識把所有可能牽扯到自家弟弟的怨念發洩在其他不相干的事物上,這溺寵的心態恐怕連本人都沒有察覺。不過小聿很開心就是了。

  「布丁……哥──」「知道了啦,你給我躺好!」知道自己已經沒有轉寰的餘地,虞因微怒的催促病人趕快安置好,仔細的確認瘦小的身子全部窩進了溫暖的棉被裡,才放心的拍了拍厚重的被料。

  「待在床上睡覺,乖乖等我回來知道嗎?」「嗯。」小聿應了一個肯定的單音,虞因點點頭,轉身走出房。

  「路上小心。」「知道了!」虞因關上門,小聿安心的閉上眼,放棄抵抗眼皮的沉重,任思緒渙散開來。

 

  是我自己親手,將他推到了再也無法觸及的世界。

  我卻連後悔的資格都沒有了……

 

  冬季常有的微陰無雨,虞因騎著機車在看起來有點偏僻的柏油路上奔馳著,一邊抱怨今天的低溫、一邊忍不住顫抖。最後他在一片沙灘的長堤上熄火,鼻腔裡充斥著海風特有的鹹意、和涼意。虞因幾乎要反悔回家跟小聿道歉,但想到那張平時淡淡然的臉泛著失望,他牙一咬,跨下機車鎖好安全帽,硬著頭皮走下長堤,環視了一下四周就看到了那家布丁店,會把店蓋在海灘上,虞因開始覺得最進步正常的人越來越多了。

  拉開門,濃郁的甜味撲鼻而來,虞因睜大了眼,架上擺滿了各式糕點,當然最多的還是五顏六色的布丁,他收回對設立地點的成見,現在經濟這麼不景氣,地價貴也是沒辦法的事嘛!

  應該吧。在看到架前的標價後,虞因補述。

  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不知道這是不是自己過度寵愛弟弟的報應。

  「所以,要買哪個好?」虞因陷入了人生中數一數二的抉擇。

 

  一切就發生在一瞬間,劇烈的晃動搖醒了沉睡中的小聿,房間中央的吊燈擺幅越來越大,擺滿書櫃的書全都掉落在地板上,窗上的玻璃也因為震動發出了刺耳的聲響。小聿使勁全力爬起身,一把抓住書桌上與兄長呈對比色的白色手機就往門外走,接著便失去平衡的撞上了門板,悶哼一聲,終於拉開門,深吸一口氣快步的走下樓梯,死命抓住扶手穩住差點踩空的腳步,他倒抽了一口氣,在踏穩一樓地板後用盡全力往大門衝,拉開門的同一剎那,遠方傳來了巨響。

  「碰!」像是東西爆炸的聲音,小聿的胸口跳了一下,滔天的不安隨即淹沒了他的思緒,爆炸聲過後沒多久,地表傳出的震動就慢慢平息了。接著熟悉的手機鈴聲響起,小聿按下通話鍵,一家之主之一的聲音難得慌亂的傳入耳中,小聿眨眨眼。

  「小聿,家裡還好吧?有受傷嗎?」

  「沒事。」

  「阿因呢?在你旁邊嗎?」

  「海邊,買布丁。」

  「去海邊買布丁?」

 

  『幹!好屌!整個都不見了。』

  『吵死了!那麼大聲幹麻?』

  『地震形成的浪好屌,老大,快來看!』

 

  上次去過的海水浴場整個被淹沒了耶。

 

  等到意識到時,已經來不及了。

  都是我的錯。

 

  午後微風吹起了窗廉,灑了一地的影子和光點,客廳電視的螢幕仍開著,畫面上的人正口沫橫飛的說著自己聽不懂的話。仔細傾聽,還能聽見窗戶外電線桿上麻雀的啼鳴。

  小聿坐起身,揉了揉有些疲憊的眼睛,打了一個小小的哈欠。

  好像作了一個很長的夢。

  從沙發上站起,蓋在身上的外套跟著滑落,小聿將哥哥的外套披在沙發上,走進廚房倒了一杯水,在窗邊看著蔚藍天空中隨風追逐的雲朵,輕輕勾起嘴角。

  「你醒了啊。」轉過身,小聿對自家爸爸點點頭,接著想起什麼似的眨眨眼。

  「大爸……」「嗯?」虞佟也拿起杯架上的杯子,裝了水喝,一邊沖洗杯子一邊看著小聿。

  「阿因呢?」映在小聿紫眸上的身影僵硬了一瞬。

  「小聿?」難得的,平時十分鎮靜的虞佟眼神中閃著慌亂。小聿困惑的看著虞佟,不明瞭為何他如此驚慌。

 

  二天了。

  小聿坐在長堤上,迎著鹹鹹的海風眺望,看著海上的急救艇來來回回,聽著空中的直昇機忽近忽遠,連續兩天的疲憊讓每個人都近乎精疲力盡,他一開始也想幫忙,卻被嚴厲制止。

  「你給我乖乖待在這裡!不然到時候他回來找不到你會把氣出自我們身上。」二爸硬是把小聿按住阻止他前進。那張平時沒什麼表情的臉快哭出來似的皺成一團,這樣的情況下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跟行。

  即使小聿已經恢復了平常的面無表情,但透過微微顫抖的身體和因為緊握而失去血色的手指,有眼睛的人都知道他只是在強忍情緒。除了第一天跑遍了整片沙灘之外,小聿已經整整兩天坐在同一個位置,一直望著茫茫的大海,做著他並不想做的事──等待。

 

  如果我沒有說要吃布丁,阿因是不是就不會跑到這裡來?

  是不是就不會被海浪捲走?

  是不是就不會找不到人?

  那個時候也是,如果我沒有衝動的想殺了王兆唐,阿因也不會受傷、掉進海裡。

  如果我沒有拉住二爸的手,那阿因也不會因為突然多出來的家人煩惱,  不會遇到那麼多奇奇怪怪的事還差點被拉走回不來。

  如果我沒有選擇活下來,大家是不是會過的比較好?

 

  放開緊握在左手中的手機,按下按鍵一設定的快速撥號,嘟都聲持續不到幾秒就被機械式的女生打斷,蓋上手機,小聿再度把移到手機上的視線拉回一望無際的海洋。

 


  第三天,虞佟正式宣告放棄尋人行動。

  小聿什麼也沒說。


 

  「小聿,阿因已經不見兩個月了。」雙手抓住小聿的肩膀,虞佟認真的看著小兒子,後者依舊一臉疑惑。

  「阿因剛剛才回來過,哪有不見,應該是出去了吧。」小聿掙脫虞佟的手,不了解為什麼他要開這種不好笑的玩笑。

  明明一點都不好笑。

  阿因才不會不見……

  他答應我畢業以後就搬出去一起住。

  他說在結婚以前會一直顧著我……

  阿因才沒有不見……

  阿因他……

 

  眼淚滑了下來。

 

  耳邊不斷傳來海浪聲,一次又一次,沒有間斷過。小聿看著大海,紫眸移動著想是在尋找什麼,從海岸線的最左邊望到最右邊,再從最右邊望回來。最後他閉上眼,抿著嘴不讓它顫抖。

 

  「小聿,難得我和夏今天都放假,出去走一走吧!有想去的地方嗎?」笑容依舊溫和的虞佟看著自己。在那天之後,虞佟整個人憔悴了不少,常被誤認的娃娃臉有了歷經風雨般的滄桑,只是經歷的不僅僅是風雨,還有最無法承受的失去。

  沒有揭穿昨晚偶然聽見虞佟把電話請假的事,小聿看著擔憂的兩人,點了點頭。

  「海邊。」輕吐出了這個地點,小聿看見虞佟愣了一下,才點點頭。

  「這樣也好。」虞佟輕拍了拍小聿的頭,小聿聽見了一個嘆息,悲傷又無力的嘆息。

 

  「小聿,我和佟去買飲料,你乖乖待在這裡。」虞夏拍了一下小聿的肩膀,小聿點點頭,又將視線放在遠方。往岸上走的虞佟又不放心轉頭看著小聿的背影,直到視線被海堤割斷為止。

  獨自一人站在沙灘上,小聿回想起了那時候……

 

  「小聿,還站在那裡幹麻?快點過來啊!」已經迫不及待奔向大海的虞因對著還在沙灘上的小聿揮手,後者慢慢走進水裡,站定後卻被自家兄長潑起的水淋個正著,小聿也彎下腰,往虞因的方向一潑,就這樣一來一往,兩人都被海水弄得溼透,也玩得不亦樂乎。

  「對了,聽說這附近有家不錯的布丁店,下次再來吃吧?」「嗯!」在車上倒成一團的兩人相視而笑。

 

  阿因……你在這裡,對不對?

 

  「小聿?」虞佟和虞夏望著空無一人的沙灘,回應他們的只有巨大的海浪聲。

 

                           Fin.2011


评论
热度(19)

© 然後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