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呢。

那個世界裡的街道上,
誰的血誰的淚誰倒在凹陷的煉獄裡長眠的悲傷誰困在狹門裡痛苦的低吟,
都不是、
不存在的、
夢。
-
|因與聿案簿錄|特殊傳說|
|黑子的籃球|大英雄天團|

【BH6/BHS】濱田兄弟小段子12

[BH6]濱田兄弟小段子12

    007. 咒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原本厭惡的夜晚變得如此美麗。


  等到發現自己朦朧的視線聚焦在一個小小的白點上時,他才真正清醒過來。眼前是一個可愛的髮旋,和以其為中心延伸出來的雜亂短髮。他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覺得一個平凡無奇的髮旋可以稱之為「可愛」,只是當下他找不到更適合的形容詞了。

  「早安,Hiro。」Tadashi垂下眼,思緒迷濛地在髮旋主人的額頭上印下早晨的親吻。

  「嗚嗯……」被喚名的孩子皺起了小小的眉間,在暖呼呼的懷抱裡翻了個身,又舒服的睡了過去。他伸出被窩裡的手捏住孩子的鼻尖,直到終於睜開惺忪雙眸的弟弟不滿地拉下自己的手指,Tadashi輕笑出聲。

  「早安,愛賴床的小鬼。」昨晚睡前故事裡的小男孩被家人們取的綽號在這個時候被提起,孩子噘起嘴,像是要證明什麼似的很快地坐起身來。

  「我才不是小鬼!」昂起脖子看向身邊也跟著坐起身的哥哥,Hiro哼了哼,下一秒,沉重的眼皮卻又一眨一眨地想要闔上,孩子的頭無比自然地傾向他的胸口,一副明顯沒有睡飽的樣子。他無奈的嘆了口氣,一把將溫暖的棉被掀了起來。

  「如果你能在十分鐘之內刷完牙、洗好臉還有換好衣服的話,今天晚上我就講媽媽講過的故事給你聽。」

  「真的?」因為突然地寒冷而靠著他縮成一團的孩子用力揉了揉眼睛,再睜開時,直視著他的黑瞳盈滿了閃亮的期待。

  「真的。」揉亂孩子鳥窩似的黑髮,接著他起身,拉開深藍色的窗簾。耀眼的晨光綴著亮紅的毛地毯,孩子愣愣的望著,一臉掙扎地好像想要在上面打滾似的,又用力的甩了甩頭。

  「說好了喔,今天晚上!」

  「當然,別忘了前提是你要先做到。」

 


  啊、好像是從那時候開始吧。

  幼小的弟弟抱著枕頭站在他的床旁,一邊躊躇一邊顫抖著,而後被猛然一聲雷鳴嚇得鑽進他的棉被裡,戰戰兢兢地爬到他的身邊,稚嫩的手臂緊緊攀著他的腰,讓他的睡衣染了一圈淚水。

 


  「哥哥、今天媽媽會來夢裡找我了嗎?」弟弟枕著天藍色的枕頭,一雙溢滿了期盼的墨色眼眸仰望著他。

  在那一瞬間,像過去無數次一樣,在孩子依賴的眼神下,所有積累在胸口的沉重和疲憊,以及對夜晚的厭惡和恐懼都變得柔軟了起來。於是他低下頭,印在白淨額頭上的雙唇忍不住勾起溫柔的笑意。

  「會的,你會見到她的。」

  因為他每個晚上都代替她祈禱著,一次又一次,用額上的晚安吻,給予所愛的孩子最溫暖的祝福。


--

我最近、有點自暴自棄了(默)

對了這篇跟小段子1有點關聯 (。

评论(4)
热度(23)

© 然後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