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呢。

那個世界裡的街道上,
誰的血誰的淚誰倒在凹陷的煉獄裡長眠的悲傷誰困在狹門裡痛苦的低吟,
都不是、
不存在的、
夢。
-
|因與聿案簿錄|特殊傳說|
|黑子的籃球|大英雄天團|

【BHS/BH6】濱田兄弟小段子16

[BH6]濱田兄弟小段子16(BL有 慎入)

   009.笑


 

  「……真想……」

  「什麼?」

  噴水池的水花彷若傘弧似的,打溼了他深藍色外套的袖口。他站在水霧下彩虹的末端仰頭望著,那個自出生之時便以基因和血緣牢牢鏈鎖的人笑得苦澀而慘淡。

  「沒事,只是很驚訝你會選這裡,我還以為你很期待這次的磁浮應用講座。」那個人猛地移開視線,那一瞬間的違和表情被他用眼神輕易捕捉。

  他們之間原本相隔著一扇半開的窗,交握的手溫暖而安全,十多年裡透過玻璃凝視的目光,卻在相互依賴與仰慕之外、變得朦朧而混濁。不知從何時開始已無可命名的複雜情愫讓熟悉的窗緊緊關上,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門。而他們只有兩個選擇:打開、或者不打開。

  「我只是突然很懷念。」

  懷念起剛來到舊京山的時候,他們都還是懵懵懂懂的孩子,那個人將他緊緊的抱在懷裡,彷彿只要放鬆一瞬間,就會失去一切的惶恐。

  不用盡全力牢牢抓住的話,重要的人就不會再回來了。

  像是拚死從燒到半毀的門縫裡將他們抱給爸爸的媽媽、像是帶著他們到了安全的地方之後又轉身奔回火場的爸爸。

  那時候的他們只有彼此,所以再怎麼依賴都能夠無所顧忌。

  不像如今,只要多一個眼神都能漾起心湖的漣漪,連碰觸都顯得戰戰兢兢。


  那之後過了十年,他早不是十四歲的孩子了。

  但依舊是那個人的弟弟。

 

  若那些一輩子也無法割捨的回憶與關係是原點,他們擁有的是無限廣闊的可能。只是誰也無法再踏出即使一步、誰也說不出那句讓胸口狠狠絞痛的話語。

 

 

  「哥。」

  「……怎麼了?」

 

 


 

  「我們是兄弟、真是太好了。」

  佇立在阿芙羅狄忒的雕像腳邊,他迎著漫天點綴的燦爛水光揚起嘴角,沒料到那抹水珠落在墨色眼瞳下,沿著臉頰的輪廓緩緩滑落。



--

對不起我來騙更新的((乾###

覺得停更之後簡直不能再更頹廢(死目)

so事隔一個禮拜我又回來啦!((所以呢#

我覺得我沒有寫長篇的天分(跪)

卡文卡到我回來寫小段子了(抹淚)


這篇OOC到我整個想標成原創(吐血)

對了、哥哥開頭原本說的是

「如果你只是Hiro的話,真想把你帶走。」但你是Hiro Hamada。

喔喔喔好雷喔簡直不能直視!!!

所以大家只要想著哥哥說的是「呃呃好餓喔真想吃辣雞翅。」就可以了。((乾這樣差不多雷好嗎###

评论(3)
热度(18)

© 然後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