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呢。

那個世界裡的街道上,
誰的血誰的淚誰倒在凹陷的煉獄裡長眠的悲傷誰困在狹門裡痛苦的低吟,
都不是、
不存在的、
夢。
-
|因與聿案簿錄|特殊傳說|
|黑子的籃球|大英雄天團|

【BH6/BHS】濱田兄弟小段子17

[BH6]濱田兄弟小段子17

× 陰陽師設定,

 考據黨請慎入啊有可能會被雷慘QAQ

× OOC有......(我什麼時候能把這點撤下來(ry)



  「ひろ!從樹上下來!」濱田家的庭院深處傳出了一聲叫喚,榕樹上幾隻麻雀被激得振翅,頓時一片羽毛飛散,落在被從夢中嚇醒的他身上。

  「唔喔──」他抱著身下的粗壯樹枝,望向碎光點綴的樹蔭中與往常一樣耀眼的兄長,像抱怨又像撒嬌的把尾音拖得長長的。

  「你今天又沒去陰陽寮了對吧?」ただし抱著手臂、昂首看著癱在樹上一臉懶散的弟弟。那孩子在墨綠和淺綠的葉瓣簇擁中,因為逆著光、他的身體看起來變得更加瘦小而單薄。

  「今、今天天氣很好啊。」很適合睡午覺……而且那些術法和咒符他早就已經會了。

  倏忽,一陣風迎了過來,將整棵樹的枝葉吹得颯颯作響,彷彿捲起了夏天微暖的涼意。正前後晃盪著小腿的他從容地伸了一個懶腰,纖細的身形有一種會輕易被天空帶走的錯覺。

  「總之你先下來。」ただし皺起眉,看著他漫不經心的樣子無奈地嘆了口氣。

  「那我下去了。」他原本慵懶的動作突然靈巧地動了起來,毫不猶豫地往樹下身影的方向縱身一跳,映著午後暖陽的臉龐勾起了頑皮的笑容。

  「ひろ!」被他猛然的危險動作嚇得胸口一緊,ただし慌忙打開手,接住撲向自己的身體,因為事先毫無準備而退了一步穩住身體。

  「嘿嘿!好久沒有這樣玩了!」他環著哥哥的頸子,孩子氣的笑得肆意開懷,直到抱著自己的臂膀收緊到有些痛苦才停了笑聲,發現擁著他的人呼吸急促而雜亂,貼在他背上的厚實手掌正微微地顫抖著。

  「你到底在做什麼!」是真的吼了出來,前一剎那被在眼前墜落的孩子激起的驚嚇和擔憂交雜成怒氣,ただ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直到心緒漸漸平息,才小心翼翼地放下牢牢擁在懷中的弟弟。

  「我、」

  「如果我沒接住怎麼辦?」ただし雙手扣著孩子的肩膀,配合ひろ的視線彎下腰,直直望進那雙清澈的眼眸中,讓他完全無法閃躲,只能愣愣看著兄長嚴肅甚至有些責難的眼神,幾次欲言又止的張開嘴又闔上,最後像是要忍住什麼似的咬住下唇。

  「對不起……」有些不安的握緊拳頭又鬆了開來,ひろ抬起手,抓住ただし深藍色的袖口。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但是,我相信你會接住我。

  ただし凝視著他一會兒後,輕輕的將ひろ身上的木屑和塵土從天藍色的布料上拍掉,慢慢揉著他手腕上不知何時撞到的淡紫色痕跡,最終還是嘆了一口氣,伸手將被自己寵得有些過的弟弟墨黑的短髮揉成凌亂雜草似的。

  「以後別再這麼做了。」

  他所愛的哥哥在煦暖的斜陽下勾起了一如往常溺寵的微笑。






  而不管是他的胡鬧還是那個人的擔憂憤怒原諒,那次都是已經是最後一次了。


  那張染了掌心溫度的薄紙落在深褐的土壤上,而後被奔驣的氣流捲起,在焰火的漩渦中消散成細屑,他面具底下的汗水沿著額頭和側臉滑入狩服衣領,跟著胸口劇烈起伏著。

  「ただし……」

  白色的式神擋在他的身前,為他掩住了一整個天空的焰火煉獄。他癱坐在被熊熊烈焰燒得灼熱的石磚小徑上,剛拾起的蒼綠色勾玉被死死的緊握,扯動了因為不久前的爆炸而飛濺起的窗櫺殘片深深嵌進傷痕累累的左手臂,細密而尖銳的痛楚彷彿隨著急速流動的血液送進了他的左胸口,狠狠絞緊到令他幾乎無法呼吸。

  更糟的是,他甚至開始覺得自己也無需呼吸。

  當世界在眼前崩毀的時候,呼吸就失去了意義。

 

  而他的哥哥,便是他的全世界。




--

把陰陽師設定弄的那麼無趣、覺得想打死自己......

明明埋了伏筆又沒寫到、更想打死自己......

原本想寫的是哥哥原本作為陰陽世家濱田家的繼承人長大,從小就扛起了責任也做好了一切準備,弟弟卻在十歲時被發現了比自己更具有陰陽師的天賦,然後Blalalalala......結果都沒寫到(痛哭)((乾###

最近看了漫畫《學園奶爸》,覺得父母雙亡相依為命的兄弟真的有很多的共通處......既視感真重害我邊看邊腦補((到底在做什麼←


還有就是、

因為那篇五十關注的超短篇(?)又多了一些關注的朋友們w

真的非常謝謝你們願意閱讀我的作品!

但其實我很少寫R、有點害怕新關注的大家會失望,所以在這裡說明一下......

不過接下來會以"即使沒有爆點(?)你們也願意繼續閱讀我的作品"為目標!

不知道能做到什麼程度、可是我會繼續努力的w

评论(5)
热度(17)

© 然後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