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呢。

那個世界裡的街道上,
誰的血誰的淚誰倒在凹陷的煉獄裡長眠的悲傷誰困在狹門裡痛苦的低吟,
都不是、
不存在的、
夢。
-
|因與聿案簿錄|特殊傳說|
|黑子的籃球|大英雄天團|

【BHS/BH6】不能哭

【BHS/BH6】不能哭

× @薯餅太太的點文 

× 時間點在兄弟倆被Cass收養之前、在親戚間流浪的時候(私設) Hiro 7歲、Tadashi 15歲

× OOC、非常的OOC、OOC到我都想哭了(跪)




  Hiro發燒了。

  他環抱著裹在棉被裡的幼小孩子,還未長開的青澀顏容一臉凝重的看著弟弟通紅發燙的臉龐,輕輕將臉頰貼著孩子的額頭,異常灼熱的溫度讓他煩惱的閉上眼,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Tadashi?」剛從昏睡中清醒的孩子迷茫地望著眼前的兄長,有些疑惑的眨眨眼。

  「我在這。你想喝水嗎?」他伸長了手拿起床頭櫃上的保溫瓶,旋開蓋子倒了一杯早已微涼的溫水,小心翼翼放在孩子小小的手上,那隻手卻冷得令他皺眉,他只好握著孩子的手靠近乾澀的嘴唇,讓孩子小口小口的喝下。

  「工作呢?」孩子疲憊的撐著沉重的眼皮,直直望向他的眼神讓他的手頓了頓,隨即掩飾般的彎起嘴角,隨手將見底的空杯子擺在櫃子上。

  「老頭說最近的事情比較少,讓我先回來照顧你。」忽略掉鏟去工廠前讓貨車完全無法進入的厚重積雪這件事,需要忙碌的事情還真的很少。他讓孩子靠在自己胸前,下巴抵著弟弟的髮頂勾起了無力的苦笑,想著明日肯定會被指著臉在眾人的眼前被怒罵咆哮。

  「怎麼會突然生病了?」他用手掌包覆住那雙冰冷的手,孩子掙扎的動了動,最後像是妥協似的讓他們的十指交扣。

  「……我昨天把外套忘在學校了。」孩子把自己縮得更小一點,被他握住的指尖微微顫了顫,他瞥了一眼被塞在床底但露出了一個袖子的外套,淺藍色的袖口沾了幾抹深色的污漬,沉吟了一會兒,而後想到了什麼似的驟然收緊了手指。

  「昨天晚上,你在門外待到了幾點?」

  他記得,昨天的深夜下了一場大雪,他累得癱在工廠的行軍床上時,冷得忍不住顫抖。

  「……我不知道。」孩子用力掙脫了他的手,兩隻手抓著裹在身上的被子緊緊握成了拳頭,逃避什麼似的閉上了眼睛。他望著因為用力而失去血色的小小拳頭,深深吸了一口氣,壓下前一刻湧上鼻尖的酸楚和眼眶的熱意。


  「哥……」這樣的日子,我們會過到什麼時候?

 

  為了讓他們有住的地方和吃的東西、讓弟弟能夠上學,他被「親戚」逼著到工廠工作,甚至睡在工廠的小房間裡,唯有假日才能見弟弟一面。而他盡了全力想要守護的孩子,卻被鎖在下著雪的門外,縮著身體度過一整個寒冷的夜晚。


  這樣的日子,究竟、要持續到什麼時候?







× × ×

謝謝薯餅太太的點文!

對不起我還債超級慢、慢到可能都快被忘記了((乾檢討下好嗎###

開了點文寫的卻不是甜,而且也不是很虐,還真是令人憤怒((誰的錯←

還很狗血,覺得受不了我自己......(跪)


前陣子蠻忙的,原本清明時要寫賀文,最後還是沒法寫......

等到期中考完、五月中之後應該會比較有空檔,請大家再等等我(痛哭)

评论(15)
热度(25)

© 然後呢。 | Powered by LOFTER